干货
我是全中国第一个投1CO的人



2014年底,Vitalik来了成都,沈波、余半城都在。他们一起吃火锅,点了很多东西。


Vitalik是老外,他不吃动物内脏,牛杂、脑花、牛肚之类,这些他都不敢吃,Vitalik一手拿着筷子,一手扇着热气,嘴里一直说着:“hot hot hot!”

 

如今这些都成了余半城珍贵的回忆,近段时间以太坊跌到264美元,下跌80%。虽然此前跌落到371美元,但是如今的264美元已经跌破人们的心理防线。

 

在余半城看来,以太坊最大的功能是1CO募资,现在项目很难募资,所以以太坊暴跌,并坦言今年再也不会买以太币。

 

以下内容整理自余半城在哔哔直播间的采访。



 

01

我是全中国第一个投1CO的人

 

2012年,我开始接触比特币。我当时还是一名建筑设计师,每天画图纸,看工地。

 

我一直喜欢逛Bitcointalk,后来被拉入“和平饭店”群,我结识了很多朋友,开始了解比特币,做一些投资。直到我对它越来越上瘾,走火入魔,图纸再也不画了。

 

余半城的设计图纸

 

蓝领很幸运,他是律师,玩币的同时也能兼顾主业。我是建筑设计师,很难一边玩币一边画图纸。虽然很可惜,但是我遇到了喜欢的东西,也没关系。

 

2013年,行业出现了很多山寨币和很多不靠谱的东西。我也投了很多烂项目,唯一跑出来的是BM的第一个创业项目——比特股。这应该是全世界第一个可查的1CO。

 

如果蓝领是全中国第一个做1CO的律师,我算是全中国第一个投1CO的人。比特股运营得不错,蓝领说过这是唯一让他赚钱的项目。

 

对于我而言,投资BTS是一次疯狂的经历。BTS最开始1毛钱,赵东很厉害,在3毛多的时候,BTS就逃顶了。然后我在一毛多的时候还加了仓,还忽悠蓝领买了很多的BTS。

 

最后BTS开始下跌,跌到1分钱,我都要疯了。那时候我都不敢和蓝领聊天,觉得有点不好意思。

 

我把BTS拿在手上,一直忍了四年。2017年BTS上涨到2元,我相当于赚了20多倍,总算是熬过来了。



 

02

敢在行业低谷期发币的都有几把刷子

 

2014年,我以为牛市会马上来,一旦出现情况马上做杠杆加仓,结果全爆仓了。很多和平饭店的朋友都爆仓了,那时Bitfinex的美元借贷利率降低了很多,一些大户包括赵东都在Bitfinex上被爆仓了。

 

我最痛苦的一次投资是投资银鱼矿机。项目本身很不错,我们集资找芯片公司,台积电开模也成功了,莱特币挖得很不错,币价几十块就能回本,最高的时候莱特币币价在100-300徘徊。

 

没想到的是,莱特币后面又跌到几块钱,电费都负担不了。最后没办法,公司解散,项目夭折。如果银鱼矿机能够坚持到今天,一定是一家不亚于嘉楠耘智或者比特大陆的公司,很可惜!

 

现在我觉得行业越萧条币价越低,越应该开足马力,疯狂挖矿,贴电费也得挖。等牛市来了,把币卖掉把矿机卖掉环游世界。

 

作为一名穿越过牛熊的老韭菜想对新韭菜说,行业低谷的时候才有可能跑出好项目,手上没几把刷子,没点能耐的敢在行业低谷期发币吗?


在行业的高潮期出来发币的项目90%都是骗子,都是来圈钱骗钱的。

 

ETH私募是在2014年行业最低谷的时候完成的,小蚁也是在行业最低谷的时候完成的,还有IOTA,它们创造了很多币圈神话。



 

03

比特币没有跌干净我不会买

 

现在低谷算不上,应该是震荡下行,没有跌到底部。80%的交易所死光,80%的媒体死光,80%的行业内的美女跑光,这个时候应该算行业的低谷。

 

我现在基本上不持有以太币或者比特币。今年我也不会再买比特币和以太币,因为它还没有跌干净,我还要再忍一忍。

 

在我看来,以太坊最大的功能就是1CO募资,然而现在项目很难募资,所以1CO停下来,以太币就会暴跌。

 

熊市还要持续多久,我也没法判断。但是我们可以从一些蛛丝马迹中得到一些重要的信息。


比如,朋友圈里的美女照片越来越少的时候,美女创业者越来越少的时候,美女运营越来越少的时候,这个时候大家就可以进去买币了。参照历史,2015年何一离开了OK。



 

04

巴菲特投资模型不适用于区块链

 

我觉得风险投资的原则很简单。风险投资不是价值投资,所以它不遵循巴菲特的DCF现金流规则。

 

风险投资挣的是趋势反转的钱,通常颠覆人的认知。以前郎咸平、叶檀(著名经济学家)等很多人都瞧不上比特币,现在很多人又在疯狂地吹嘘区块链,这就是一个趋势反转。

 

巴菲特的那套投资模型不适用于区块链,所以他应该永远不会买比特币。



 

05

无币区块链是瞎扯淡

 

现在很多国家对于加密货币的政策仍旧不明朗,但是对于区块链技术都持拥抱的姿势,很多人说脱离的加密货币的区块链,不是真正的区块链。无币区块链和有币区块链争议了很久。

 

我觉得区块链第一是解决存证的问题,第二是解决双花多重支付的问题。无币区块链只解决了存证的问题,没有解决支付的问题。

 

没有独立的不受第三方约束的去中心化的账户系统的区块链,我认为都不是真正的区块链,如同只做互联网不做内容的公司是瞎扯淡。

 

如果要解决账户以及支付系统的问题,在交易过程中就必须有一个交易介质,币就是一个交易介质。


原始人用贝壳交换牛羊食品,贝壳就是一个交易介质,没有交易介质,物对物交换的效率是很低的。



 

06

股权和币改是两个相反的逻辑

 

币改对于大公司存在很多困难。大公司的股权是被很多大机构、财团、资本家控制的,比如阿里巴巴、京东是否愿意把数据资产分享出来,这是个问题。

 

币改还涉及到币权和股权的分配。传统的机构比较吝啬,希望捏在自己手上的股权越多越好。

 

但是币改希望将token分发出去,给不同的人,越多越好,两者逻辑点不一样。如果中本聪如果把2100万个比特币捏在自己手上,估计这个行业也死了。

 

另外有些传统公司币改,仅仅只是因为产品不好卖,债务太多了,想借此融资在币圈圈钱,最近打着“发币第一股”的奥马电器,其名下的QOS币下跌得很厉害。

 

网易星球、天涯钻等通过积分换东西,它本质上是一个营销问题,通过挖矿换积分,它的挖矿不像比特币提供算力,保障转账系统的安全。它更类似于游戏里的积分。在这种情况下,币改就变味了。

 

如果仅仅是为了发币,为了解决流量的问题,为了解决融资的问题,这种公司就没有必要币改。很多中心化的项目,比如支付宝已经做得很好了,它就没有必要再区块链化。

 

我在股权圈子和币圈两个圈子混。我是股权圈子里比较懂币的人,是币圈里又比较懂股权的人。

 

币圈老人喜欢投公链,通过ICO的方式,把用户聚集起来,再吸引一些开发者开发Dapp应用。


股权圈子更希望传统项目的用户流量,能够嫁接区块链交易系统,帮助用户更好地完成个人资产的确权、流转、交易,他们更倾向于对传统互联网企业进行改造。

 

我的看法比较中立。两个方面都可以做,好的项目也都会投,和大家一起玩儿。



 

07

即使发动引擎没做好,飞机也得试飞

 

目前,区块链行业的情况是飞机的发动机引擎都还没有做好,仅仅在试验,我们就开始加上制板,开始装上机身,开始试飞。

 

如果等发动机引擎调试好,我们就没有很多机会了,很多时候是基础设施虽然不完善,但是应用项目得跟着走。就像土地开发,如果等三通一平,等大道都修好了,我们再去修房子,还会有机会吗?没有了!

 

再比如,电商行业,马云抱怨,哎呀!这个支付系统不完善!哎呀!这个物流系统不完善啊!等我把支付系统和物流系统都做好以后,我才开始做电商,阿里巴巴会有今天吗?马云能有机会吗?

2018-8-16 11:02 |来自: 币圈美少女